精品IP与泛阅读结合的原创绿色文学网站

第7章 挑衅2

圣诞夜,林源不理会林夫人的威胁又是一夜未归,天画已经懒得去在意去理会了。
林婷一边咬着面包片一边笑得满脸嘲讽:“现在明白了吧?当一个男人不爱你的时候,耍什么手段都是没有用的,人家照样想回来就回来,不想回来就不回来。”
“说的有道理,我算是看透了。”天画淡然一笑,瞅着她:“所以小婷你也要看开点,慕少爷都已经有心爱的人了,你再这么一头热下去最终也只会落得我这样的下场,真的太不值了。”
“你……!”林婷气结。
关于林婷追求某富二代的事情,亲朋好友一直看在眼里,也劝慰过她不少。
虽然天画不爱搭理林婷的事,但多少听林夫人提到过慕少这个人,传闻慕少这些年来一直深爱一个女人,爱得心无旁鹜。
像林婷这么蛮横骄纵的人,怎可能入人家的眼?
林夫人的出现适时地平息了餐桌上的火药味,两人低下头去各吃各的。
林夫人坐了下来,一边往面包片上抹奶油一边打量天画问道:“林源昨晚又没回来?”
“是的。”天画体贴地为她倒了杯牛奶。
“这小兔崽子!”林夫人骂了一句。
“妈,人家都快当爸爸了,当然要多陪在儿子身边的嘛。”林婷皮笑肉不笑地吐出一句,立刻招来林夫人的一个瞪眼。
天画倒是不以为然,低头看了看时间,从椅子上站起:“妈,我先去上班了。”
上了一天的班后,天画来到神经科母亲的病房,帮她擦身换衣服。
这些年来,照顾母亲是她每天除了上班后另一种必做的工作,所幸的是母亲就住在她上班的医院内,照顾起来还算方便。
天画一边用毛巾擦拭母亲的手掌,一边难过地叹息:“妈,你什么时候才肯睁开眼睛陪小天画说说话啊?你看你的小天画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母亲车祸那年天画才十八岁,大学都还没毕业,如今五年过去,她已经何止是大姑娘了,都已经为人妻子了。
主治医生一脸为难地对她说:“程医生,你欠医院的四万多医药费赶紧想办法交了吧,不然我很难办啊。”
“我知道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天画一脸歉疚:“黄医生,麻烦再帮我通融几天,我知道你很为难,可我一时半会真的筹不到这么多钱。”
母亲的医药费是这些年一点一点地累积出来的,即便她有三头六臂,也不可能付得起这么昂贵的医药费,如果不是林家帮忙,母亲早就不在人世了。
这就是她为什么死都不肯跟林源离婚的原因,失去林大少奶奶的身份,母亲根本没有活路。
“沈先生,记得用这些白药水帮病人擦洗手脚,这样皮肤就会有所好转,如今天气炎热,气温干燥,病人又长时间不能下床活动,多少会有皮肤干裂的症状的……”
也许是‘沈先生’这个称谓敏感,也许是同情那样一位‘长时间不能下床活动’的病人,天画不由自主地扭头望向病房门口。
意外地,她看到了他,那位夺走她清白的男子。
病房外头的沈慕希也刚好看见了她,脚步一停,迟疑了三秒后迈了进来。
他的目光落在病床上沉睡的病人身上,细细地打量一圈后,问天画:“你亲戚?”
“是我母亲。”天画面无表情地答。
“噢,会好起来的。”
“沈先生,我有没有说过,我并不想见到你。”天画至今都没有真正放下那天晚上的事,又因为钱的事情烦不胜烦,见到沈慕希时固然就没好脾气了。
对她来说,玩一夜情是羞耻的,难堪的,所以要她把一夜情男子当成朋友和平相处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“不是你说大家一起忘掉那晚的么?”沈慕希一脸无辜。
“我忘不掉行了吧?”没好气地扔下这句,天画转身快步离开病房。
从医院出来,天画就接到的电话林夫人的电话,告诉她今晚有家庭聚会,让她在医院等林源过来接。
在等待林源来接的当儿,天画看到一辆最新款的宾利缓缓地从医院停车场开出,而驾驶室内的美男子正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沈慕希。
她本能地别过脸去,故意无视他的出现。
沈慕希见她如此,并没有再为难,深踩一脚油门加迅离去。
半个小时后,林源的助理终于姗姗来迟。
天画扫了一眼后座,并没有看到林源的身影,助理礼貌地说:“少夫人,总裁说他有事晚点再过去,让我来接您。”
天画强压下心里的失落,点头坐进车厢。
聚会地点定在星悦大酒店,天画去到的时候,林夫人和林婷已经在包房内了,里面还有一些天画认识与不认识的人。
林家的亲戚她基本都能认得出来,至于那些没见过的,应该就是这次家宴的客人了吧?她想。
只是有一点让她挺疑惑的,就是对方那边的亲戚在看到她时,大多数都展露出惊讶的神情,好像她是什么奇形怪兽一般。
“天画,过来。”林夫人冲她招了招手,天画乖乖地走了过去,任由着林夫人拉着自己走到一些人面前。
“天画,这位是你表姨娘。”林夫人指着一位年纪顶多五十岁的贵妇面前笑盈盈地引荐。
“姨娘。”她乖乖地唤了声。
“这是天画,源的妻子。”
“噢,天画啊,长得真秀气,源好福气啊。”贵妇打量着天画称赞完,问道:“多大了?什么学校毕业的?平时有去公司帮源的忙么?”
“今年二十三岁了,滨城医科大学毕业的,目前在亚恩医院上班。”天画答得一本正经。
“医生啊?很好的职业,不错不错!”
“谢谢姨娘。”
“这位是姨娘的女儿沈玉清,按年纪你得叫她一声表姐。”林夫人又指着贵妇旁边的美丽女子说。
“表姐。”天画浅笑,这声表姐喊得实在有些尴尬,眼前这名女女看起来并不比她年纪大。
沈玉清打量着天画,脸上尽是惊疑的神情,随即也是满脸的不自在,嘿嘿笑着挥手:“还是叫我玉清吧,叫姐姐听起来太老了。”
“说的是什么话,辈份摆在那,就得按辈份叫。”贵妇笑吟吟道。
“妈,人家不要当姐姐啦!”沈玉清娇嗔着用双手摇晃母亲的手臂,惹来众人的一阵欢笑。
林夫人拉了拉天画的手,天画忙跟了过去。
“这位是姨娘的儿子沈慕希,你得叫他表哥。”末了,林夫人还笑盈盈地加了句:“你这位表哥可了不得,美国某名牌大学毕业,刚进入沈氏就负责大项目开发,而且成绩斐然,绝对的精英类人物。林源跟人家比,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!”
“哪里哪里,林源也很优秀。”沈夫人故意谦虚地笑着。
从看到沈慕希的那一瞬起,天画就怔住了,怎么会是他?
刚刚因为人多,她根本没有留意到这个男人的存在,这会突然见到,也难怪她会惊呆了。
表哥?她要叫他表哥?她居然跟一个自己应该唤作表哥的男人一夜情?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乱伦么?
沈慕希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惊讶,此刻正用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望着她,显然很享受她的这种反应。
“哥,你说今晚会有惊喜,就是她啊?”沈玉清俯在沈慕希耳边轻声问。
“没错,长得像么。”
“太像了!”沈玉清在心底啧啧称奇,再度打量起天画。
见程天画依旧盯着沈慕希,笑嘻嘻地打趣道:“瞧瞧,咱们的表弟媳也被大哥吸引了。”
天画这才回过神来,忙将目光从沈慕希身上收回,不自在地唤了声:“表哥。”
“乖,表哥下次给你补红包。”沈慕希笑得漠测高深。
天画的脸,一点一点地热了起来。
林夫人接下来还给她介绍好些亲戚,她都是机械性地应付着,招呼着,却一个都没有记住。她的心,在见到沈慕希那一刻乱了。
如果让林家的人知道她那天晚上她是跟沈慕希一起过的,会不会气得掐死她?
“刚刚那位就是小婷心心念念的慕少。”耳边突然响起林夫人的低语。
天画讶然地抬起头颅望住林夫人,谁?谁是林婷心心念念的慕少?沈慕希?她们不是亲戚么?林婷不是要叫沈慕希做叔叔么?
一直以来她只知道林婷喜欢的男人叫慕少,却不想就是眼前这个沈慕希。
天画偷偷地望向林婷,果然发现她正一脸痴迷地注视着坐在斜对面的沈慕希,丝毫不避讳地注视着。
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男人!
“爱上自己有血源关系的表哥,说出去都丢人。”林夫人添了一句。
“我们两家早该聚聚了,都怪我太忙,回国的这两个月来一直没有时间张罗,如果不是你家林源提出聚餐,我到现在都还想不起来。”沈夫人笑着对林氏亲戚说。
“现在也不晚啊。”林夫人表面上奉承着,心里却是极度不快。
都说沈夫人向来孤傲、狗眼看人低,还真不是一般的傲慢。
“以后要多多往来才行。”
“对对对……”
“请问现在可以上菜了吗?”服务员礼服地问沈夫人。
“源还没到吧?”沈夫人扫视一圈众人,冲服务员甩手:“再等等吧。”
“源上哪去了?怎么还没到?”人群中有人问道。
林夫人私下里给林源打过好几个电话催促了,林源却迟迟不现身,她有些歉疚地冲大伙笑:“源工作忙,不过应该快到了。”
林夫人的话音刚落,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,林源挽着冯静迈了进来。一进门便笑着冲大伙道: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原本热闹非凡的包房突然肃静,所有人的都光都齐刷刷地落在门边的林源跟冯静身上,随即又齐刷刷地望向天画,显然是在纳闷林源为什么不是跟天画一起,反而带了别的女人过来。
“源,你带她来干什么?”林夫人气急败坏地冲他低斥一声。
林源冲她微微一笑,搂紧了冯静的细腰:“妈,小静是我孩子的母亲,我不带她来带谁来?”
“你……你个小兔崽子!”林夫人气得浑身颤抖,用食指指住冯静:“你给我出去!”
林夫人真是气极了,林源提出要跟沈家聚餐时,她就觉得不对劲,没想到果然有猫腻!
“伯母,您别生气,我走就是了。”冯静难过地泛出泪光,转身欲走。
虽然已经做好了被赶的准备,可看到林夫人这么震怒,她还是觉得怕极了。
她迅速地扫了一眼圆桌对面的沈慕希,谁都不知道林源此番的真正目的,唯有她。
她愿意忍受这种遭众人唾弃的场面,只要能和林源在一起。
林源挽紧她的腰身冲大伙道:“妈,趁着亲戚朋友都在,我现在正式宣布,我要跟程天画离婚!”
包房内一片哗然。
刚刚还觉得林源取了程天画这么温柔娴静的老婆肯定很幸福的人,这下全都傻眼了。
林夫人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天画虽然不是头一次听林源提离婚的事,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头一回,从未有过的难堪,从未有过的丢脸,只恨地下没有一个地洞可以供她此刻容身。
她垂着眸,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。
终于明白林源搞这次聚餐的真正目的了,还真难为他这么用心良苦。
她可以感觉到有两道深邃的视线源自餐桌对面,应该是属于沈慕希的。
他是否也在心里嘲笑她?笑她摊上这么一位渣男老公?圣诞节那天他就曾这么嘲笑过她。
林源迈了过来,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甩在程天画面前,纸张卷起的风拂动她额角发丝,她闭了闭眼,抬手将离婚协议撕成粉碎。
“我不离婚。”她冲林源扬起一抹倔傲的笑。
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?她自然不能就这么轻易放他自由。
他能绝情,她就能无义!
“你疯了!”林源强忍住甩她两巴掌的冲动。
天画冲他冷笑:“我看疯的是你,再怎么爱闹也要看看场合,看看地点吧?”
“你继续闹吧,我不奉陪!”扔下这句,天画转身快步往包房门口走去。
程天画不是个软弱的人,平日里不管林源怎么对她,怎么伤害她,她都几乎不在人前掉一滴泪。
可今天,她哭了,哭得浠里哗啦的。
迎面吹来的风打在脸上,如被刀割。
初秋的天气并没有多冷,她却感觉整个人都如入深冬,冷得刺骨。
身为丈夫的林源把她独自扔给绑匪,带小三回家,设计她跟陌生男人上床,今天还当着那么多长辈和亲戚的给她难堪。不是心如蛇蝎,又怎能做到如此绝情?
想起三年前初嫁他时的满心欢喜,满腔感动,天画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可笑极了。
璀璨的华灯在她眼中形成一条条长长的灯柱,模糊了她的视线,她用手胡乱地抹了一把泪水,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,没有目的,却又根本停不下来,因为停下来了也不知道能干什么。
直到眼前出现了一条人影,她才蓦地刹住脚步。
这条人影不是林源,当然也不是林家任何一位成员,而是那位曾经绑架过她的绑匪。
“少夫人这么急匆匆地是要往哪赶呢?”绑匪冲她笑出了一口大板牙,看到她脸上的泪水时,立马又添了句:“少夫人您不用在老子面前装可怜,老子今天就一句话,拿不出钱休想走。”
“我没钱。”天画稳了稳情绪,冷冷地对他道。
“没钱?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?你想反悔不成?”绑匪说着便伸出手掌来抓她手腕,天画避了避,却没有避掉。
她一介弱女,又哪是这位人高马大的绑匪的对手?
“大庭广众之下,你想怎样?”
绑匪扣着她的手腕,冷笑着威胁:“要么还钱,要么陪老子找个地方乐一乐……”
绑匪边说边将嘴巴往她脸上凑,一边还故意说道:“乖,老婆,别闹了,我知道错了,咱们回家再说吧。”
天画气急败坏地挣扎着,原想着路过的人能帮忙报个警什么的,现在好了,大伙都以为是两口子在闹别扭,谁也不会去管这种闲事。
被绑匪搂在臂弯拖着走的她又急又气,却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突然感觉眼前有另一条人影晃过,紧接着是绑匪‘唉哟’一声倒地哀嚎,而她则不偏不倚地落入了另一个人的怀抱。
她一度以为是林源来救自己了,因为在她印象里,只有林源身上具有那么好闻的气息,那么宽厚的怀抱。
她一抬头,映入她眼睑的却是一张比林源更具美感的帅脸,是那位曾经与她有过一夜,她应该叫表哥的男人。
“你是什么人?凭什么管我俩的事?”绑匪没料到会有人冲上来阻止自己,瞪着沈慕希愤愤道。
“我是她表哥,这个身份够么?”沈慕希冲他扬起精美的下颌,目光沉冷。
表哥……
天画对这个称呼实在别扭。
一听是天画的亲戚,又是位如此冷漠高大的男子,绑匪语气有所缓和,但仍不示弱道:“她欠我钱,已经拖了好久了。”
沈慕希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天画,问绑匪:“欠多少?”
“二十万。”
“二十万就把我表妹吓哭了,你到底是不想见今晚的月亮还是不想见明天的太阳?”
“……”绑匪觉得自己正在被戏弄,当他恼羞成怒地想要起身反攻时,沈慕希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扔给他:“明天早上十点到沈氏财务部取支票。”
绑匪一脸狐疑地拿起名片认真地打量了起来,然后又抬头看了看沈慕希,沈氏集团总裁?真的假的?
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,他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爽快的人,出手就是二十万,连问都不问原因?
“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玩的?”他说出心底的怀疑。
沈慕希冲他挑眉冷笑:“你现在除了相信我还有别的选择么?”
这话说得倒是真理!
绑匪从地上爬起,一溜烟地走掉了。
绑匪走后,天画挣开沈慕希搂住自己的臂膀,淡淡地纠正道:“是表弟媳,不是表妹。”
沈慕希打量着脸上还挂着脸的她,吃的一声失笑:“我以为你会第一时间痛哭流涕地感谢我替你摆平刚刚那位男子,或者瑟瑟发抖地躲在我怀里求抱抱,求安慰,这才是女人该有的表现。”
“谢谢是应该的,但抱抱就不用了。”天画别开脸。
“说说看,你怎么会欠了他这么多钱?”沈慕希随口的一问,却引发了程天画的新一泼泪水从眼眶内涌出。
她明明不想在他面前哭的,却还是没有管住自己。
沈慕希看到她脸上的泪水,心下一软,不由自主地抬起手,用指尖拭擦她脸上的泪。动作很轻,很柔,仿佛她就是他的掌中宝,心头爱。
看着她,他仿佛又看到杨恬欣,他那位再也不会对他笑对他哭的妻子。
如果换作是他的恬欣,他是绝对不会让她如此伤心的。
程天画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坐上了沈慕希的车子,又怎么会跟着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。
环视一眼车窗外头的景物,她发现这里是沿江路的东岸,江边灯火璀璨,无数对情侣牵着手,迎着风在散步。
她也不明白沈慕希为什么要带她到这里来,此时的她又怎会适合到这种情侣聚集的地方来?
“我该把你往哪里送?”沈慕希双手握着方向盘,并没有熄火。
“麻烦送我回家吧。”她说,除了林家,她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。
“哪个家?林家?”
“嗯。”
“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去了。”沈慕希语带嘲弄。
“邪不压正,我才是林源的妻子。”程天画被他语气中渗透出的嘲弄惹恼。
“真不明白,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好坚持的。”沈慕希重新启动车子。
“停车!”天画恼火地嚷了一声。
车子重新停稳,天画推开车门一脚跨了出去,甩上车门的时候俯身盯住他:“沈少爷,你没有走到我这一步,没有资格对我的人生做出任何评判,谢谢你的二十万,我一定会尽快还的。”
说完,她转身走了,走得倔强而孤傲。
沈慕希对着她的背影挑眉失笑,一脚油门深踩,车子迅速地越过她往家里的方向驶去。
打赏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用户协议 | 版权声明 | 帮助中心 Copyright©2020 shuyingrea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46784号-1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
扫码关注书影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