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IP与泛阅读结合的原创绿色文学网站

第8章 丑事

今夜注定又是一个空寂夜,林源不会回来了。
程天画也不指望他会回来,夫妻之间闹到这一步,还能对未来抱有什么期待?
林夫人气得在客厅里将林源骂了个痛快,可骂得再凶,终究是自己养出来的儿子,骂完也只能回房洗洗睡了。
程天画以为自己会一夜无眠到天亮,没想到却是一觉到天亮。
如果不是林婷闯入她的卧房,将她从被窝里面扒拉出来,她还没有要醒来的意思。
迷迷糊糊中,她看到一脸气急败坏的林婷一边冲她挥舞着手中的报纸,一边用尖利的声音叫嚣着:“程天画!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!你怎么可以干出这种丑事来?!”
她干了丑事?程天画有些懵。
林婷却一把将手中的报纸砸在她脸上,继续咆哮:“你想男人可以跟我说啊!为什么要去勾引他?为什么是他……!”
程天画被她吼得莫名其妙,拾起报纸一看,既刻被上面的内容给震住了。
这份都市报居然用了整个头版来渲染她和沈慕希的地下情事,标题惹火,内容刻薄,句句直指她对婚姻的不忠不贞,内容下方还用了好几张大图小图来证明内容的真实性。而图片有沈慕希抱着她的,有温柔地替她拭泪的,甚至还有一张用错位角度抓拍的吻照。
而从照片的衣着和地点来看,正是昨晚她被绑匪拦截,沈慕希帮她脱身时拍下的。
如此大篇幅的报导,实在是无聊至极。
她将报纸甩回林婷手中,淡然道:“我想你应该去找你哥问原因。”
她和林源不是什么明星大腕,林氏亦不是什么超级大财团,哪个报社的记者会那么无聊地跟拍她的私生活?还花了那么大的版面来报导中伤她。
一定是林源收买了报社的记者,并花高价买下版面登的报导,为了离婚,林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?
“你什么意思?”林婷咬牙切齿地问道。
“我说,想知道原因就去找你哥。”手臂一挥,她指住门口的方向:“我还不想起床,可以请你出去么?”
“真的要问我原因吗?”在程天画打算躺回被窝时,卧房门口突然响起一个轻挑的声音,紧接着是林源的身影走了进来。
林源扫了一眼林婷手中的报纸,唇角微倾,露出一抹淡冷的笑意:“难道是我让你跟沈慕希抱在一起的?是我让他帮你擦眼泪的?又是我让他吻你的?”
“你……无耻。”程天画哑口无言,林源却笑得更欢了。
“程天画!跟我抢男人?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林婷气呼呼地扔下这句,转身走了出去。
林婷走后,卧房内瞬间安静下来。
林源往床边走了几步,俯身,用手掌挑起她的下颌:“亲爱的,我早跟你说过,你是玩不过我的。”
“那又如何?反正我就是不离婚。”她迎视着他,倔强而镇守。
“恐怕这次由不得你的了。”林源倏地甩开她,站直身子:“好好梳洗一下,楼下有好戏等着你呢。”
扔下这句,林源转身快步走了出去。
盯着他离去的背影,程天画细细地品味着他话里的意味。
楼下?凝神一听,还真能听到楼下有异于平常的动静。
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位小女佣走进她的卧室,站在离她几步遥的地方面无表情道:“少夫人,夫人让您马上到楼下去。”
程天画心脏一紧,说不害怕是骗人的。
她迅速地梳洗干净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出卧房,来到旋梯口。
楼下确实像是有好戏要开台的样子,客厅或坐或站着林家所有的长辈,而林家又是大家庭,场面自然壮观。
程天画从旋梯上走下去的时候,看到林源一脸小人得志的神情,也看到林夫人脸上的失望,更看到林婷那恨不得将她生吞的目光。
程天画努力地保持着镇定,一一向大伙问过好后,走到林源的身侧站定。
“贱女人,离我远一点。”林源嫌恶地往旁边站了一步。
林夫人一声幽叹后,从沙发上站起走到程天画跟前,盯着她说:“当着所有长辈的面跪下,说你对不起林家的列祖列宗,从今以后不再是林家的媳妇。”
程天画愕然地望着林夫人,连林夫人都要赶她走?
“妈,你听我跟你解释。”程天画情急道:“报纸上写的不是真的,我是被人陷害的,就像上回一样……”
“妈相信你有用吗?”林夫人打断她,眼里尽是无奈。
“这事实不都摆在眼前了嘛,还有照片为证。”林源的姑妈林凤芝气愤道。
“就是,赶紧跪下吧!”林婷一把将程天画拽到林家祖上的灵位前,怒斥道:“快跪下。”
林家祖上的灵位就供奉在客厅的东北角,程天画被推到灵位前,心里瞬间发起了毛。可她并没有乱了方寸,满脸都是倔强:“我没有对不起林家,我为什么要跪?”
“不知悔改!”林源最年长的叔叔将拐杖重重地往地面上一击,怒气腾腾。
“偷了人还死不承认?给我跪下!”几个稍年轻的女人上前将程天画强行摁倒在地。
程天画本能地开始挣扎,然而势单力薄的她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,她一边挣扎一边气急败坏道:“我没有偷人!我没有对不起林家,是林源对不起我,出轨的也是林源,为什么你们不批评他反而逼我承认这不存在的过错?你们就是这样当长辈的吗?”
“程小姐你也太可爱了吧?”林凤芝嗤笑出声:“林源姓林,是林家滴亲子孙,就算他出轨一千遍,也还是林家的子孙,这是你这个嫁进来的外人能比的吗?”
程天画的心瞬间凉透。
是啊,这里是林家,她怎么能拿自己跟林源比呢?林源就算再不对也是对的!
“算了,别折腾了,直接把她赶出去吧。”林夫人道。
林夫人说完转身林源的叔叔:“天望,你身体不好,还是回去休息吧,这里让我们来处理就行了。”
“就照你说得办,直接把她赶出去,以后不许她再进这个家门。”大家长发完话后,转身往门口走去。
“不能这么便宜了她!”在大家准备照吩咐行动之际,林婷突然大声道。
“林婷。”林夫人警告地瞪向林婷。
虽然程天画被上报,但林夫人仍然相信天画是无辜的,天画的为人如何,这三年来她都看在眼里。她做不了主留她继续做林家的媳妇,但总该让她走得轻松些。
因为报纸上的男主角是沈慕希,压了一肚子火气的林婷自然不会就这么随意放过程天画,她几步上前,从烛台上拿下那条许久没人碰过的皮鞭:“按照林家的家法,犯大错者必须处以鞭刑三十!”
“这百年前的家法你搬出来做什么?还不把鞭子放回去!”
“妈,小时候我离家出走这么小的事,爸就用这条鞭子把我打得半死,现在程天画做出这么丢人的事,你居然还护着她?”
“我……”林夫人哑言。
“姑妈,你得给我评评理。”林婷转向旁边的林凤芝,翘起小嘴撒起了娇。
林凤芝向来疼她,这会接触到她求助的眼神,自然不能不帮腔,对林夫人张了张嘴道:“是啊,大嫂,你不能偏心。”
程天画看着林婷手里的鞭子,心中一片发毛。
这条鞭子她是知道的,林家百年祖传下来的家法刑具,只是这年代已经不兴家法了,这条鞭子便成了一个摆设,如今林婷把它拿下来,分明就是想报复她。
林夫人已是无话可说。
林婷便将鞭子递给林源,迫不及待道:“哥,她是你的老婆,应该由你来执行家法。”
明知道他恨自己入骨,程天画还是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林源。
她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期望,期望着林源能够找回良知,替她避免这本不该属于她的惩罚。可她接触到的却是林源冷漠的目光,听到的是他无情的话语:“打她我都嫌脏了自己的手。”
说完,他走了,留给她一串渐行渐远的气车引擎声。
“那就由我来代劳好了。”林婷冲程天画阴冷一笑,挥起鞭子狠狠地往程天画的身上甩去,天画一声惨叫,匍匐在地。
只需一鞭,她便已经痛得浑身颤抖了。
到底不是在古代,林凤芝看不过眼,扶着同样看不过眼的林夫人上楼去了。
林婷为了彰显自己的无私,示意几位家丁将程天画扶起,冷冷地睨着她道:“如果你肯承认自己跟沈慕希偷情,肯向林家祖上诚心道歉,我就放你这一马。”
林婷了解天画的个性,倔强而坚韧,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偷人的。
而程天画也没令她失望,不但没有承认错误,还嘴硬地反击:“我没有——!”
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林婷重新挥动鞭子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她对沈慕希的爱有多深,对程天画的恨就有多深。
传说沈慕希深爱一个女人,并且爱得心无旁鹜,她不相信,如是抓住一切机会与他搭讪,在他面前表现自己,可是他的目光从来没有真正落到她的身上,一刻都没有。
当她以为传言是真的时,他携手程天画一起上报,一脸温柔地抱着她,为她拭眼泪。
程天画有什么?家世?容貌?身材……?
她除了有一场失败的婚姻,什么都没有!
她凭什么?
程天画不知道自己究竟挨了多少鞭子,只知道那一鞭鞭烙在身上如被火燎,痛彻心悱,在她几乎要痛晕过去的时候,林婷终于住手了,气喘吁吁地在她耳边冷笑:“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勾引慕少。”
程天画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挣扎着抬起沾血的脸蛋回她一记笑容:“打死了我,慕少还是不会爱你……”
“贱人……!”林婷叫嚣着准备给她一巴掌。
程天画却头颅一低,率先失去知觉。
程天画也不知道自己后来经历了什么,昏睡了多久,被疼痛折磨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。
一室的陌生和药水味道包围着她,给她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之感。
这里不像是医院,也不像是林家,是一间装饰精美雅致的屋子,疼痛使她无心去探索更多真相,她趴回床上,一动也不能动。
她想自己身上一定到处都是鞭伤,因为到处都是火辣辣的疼。
“你醒啦?”好听而熟悉的男声传来,紧接着映入她眼睑的是一具修长的男性身躯。
男人……?
程天画艰难地将目光上移,落在一张似笑非笑的帅脸上。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她一脸敌视地瞪住他。
她有今天这样的下场,全是拜这个男人所赐!
“林少夫人,这里是我家。”
“你家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“你说呢?”
“我要是知道还会问你?”程天画一脸的没好气。
“是你发信息向我求救的,你忘啦?”
“我发信息向你求救?”
“你这表情代表着你不知情?还是病糊涂了?”沈慕希打量着一脸迷糊的她,从桌面上拿过手机,摁了收件箱给她看。
信息内容显示:求你到林家来救我……
而号码显示的正是程天画的手机。
程天画怔怔地盯着手机,满心狐疑,她什么时候向沈慕希发了这样一条信息?为何她自己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呢?
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在林婷的鞭子下晕倒的,又怎么可能有力气给他发信息?
难道真的是痛糊涂了,连自己给谁发了信息都忘了?
“被虐待成这样向外求救一点都不丢人,别不好意思承认了?”沈慕希睨着她一脸嘲弄地笑道。
他并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,可却在收到这条信息时二话不说地驾车赶往林家,当他在林家大门口看到浑身是血的程天画时,又是二话不说地将她带回这间公寓,还给她请来了沈家的家庭医生。
他帮她,是因为她这张跟杨恬欣极度相似、能牵动他心弦的脸蛋,仅此而已。
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程天画瞅着他问。
她和他只是萍水相逢,不,只是一夜情侣关系,就跟许多爱好刺激的男女在外玩的游戏没什么差别,完事后一拍两散,各走各的阳关道。
而眼前这位看起来并不缺女人的男人,不但帮她给绑匪支付了二十万,还在她被扔出林家,走投无路的时候向她伸出援助之手。
如果她是个貌美如花,身份地位高贵的女子,她会以为他对自己有所图,可她除了豪门弃妇这重身份外,别无所有。
“还用问?当然是爱上你了。”沈慕希倾身,气息拂在她的鼻间,近距离地注视她的双眸黑亮晶莹,浅笑嫣然。
程天画本能地将脸蛋往后挪了挪,一脸愕然地望着他。
他刚刚说什么?说他爱上她了?
在她怔忡的当儿,沈慕希却‘吃’的一声笑了起来,抬起手掌在她脑袋上拍了一记:“想什么呢?连这点娱乐精神都没有,怪不得林少爷要把你扔出来。”
他这一拍一笑,给了程天画许多不爽。
OK,他有娱乐精神,他把她骗得丢人地以为真有此事,他拍在她脑袋上的力度虽然不大,却害她扯痛了伤口,最令她不爽的是,这个时候他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地提到林少爷做什么?
“不会是生气了吧?”沈慕希打量着一脸恼火的她笑眯眯道。
“慕少爷,我可以肯请你把我扔到街上去么?”颜如画睨着他咬牙切齿。
“看,果然是一点娱乐精神都没有。”沈慕希站直身姿,耸耸肩:“如果你真那么不想看到我,我走就是了。
他说着又俯下身来,注视着她道:“这里有护工会照顾你,一会粥煮好了记得多吃点,养好身体才能继续打你的婚姻保卫战,至于我为什么要帮你……别胡思乱想的,表哥我暂时还看不上你。”
说完,沈慕希抛给她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,转身走了出去。
注视着他掀长矫健的背影走出卧房,程天画嘴里似被塞了只鸡蛋般,说不出话来。
打赏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用户协议 | 版权声明 | 帮助中心 Copyright©2020 shuyingrea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46784号-1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
扫码关注书影阅读